血红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重生之凤颠乾坤 > 第三十五章 查找真相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晏玲珑笑了,笑声极为悦耳,她拉着菱儿的手,说:“我治好了她的脸,她应该感谢我才对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到茶寮前,曲夫人与晏玲珑对视片刻,站起身,拱手一礼,说:“这一礼算是谢你医者仁心,为我医好了脸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这也是我医者的本份。”晏玲珑也笑着向曲夫人拱手一礼。

    “再者,今天我必须把那天没搞清楚的事掰扯明白,你有错,你便要向我磕头认错。”曲夫人昂着脸傲慢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到真是个固执的人,不过,我也想知道,那天你为何跑来晨曦轩对我喊打喊杀的。”晏玲珑说。

    “那天,我的婢女去厨房为我取芙蓉糕,结果被连翘给抢走了,你一婢女凭什么与我这做主子的争抢,此乃你错,必须向我认错。”曲夫人愤愤的指着晏玲珑说。

    “我抢了你的芙蓉糕。”晏玲珑想到那天吃的美味糕点,她看向连翘。

    连翘几步上前,说:“哪个有抢你的,那天我见师傅在做芙蓉糕,我便跟着学做,做完便拿来给乐儿姑娘了。你的那份,应该是我师傅做的才对。你,你明明就是无中生有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贱婢……”

    曲夫人抬手就要打连翘,晏玲珑拦下她,说:“你这火爆的性子,怎就不容人说话呢,你再这样必和那天一样闹得不可开交,依然没能把事情搞清楚,你且耐着性子。

    厨房出了两份芙蓉糕,那便叫吴妈妈问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待吴妈妈来了,你们再敢抵赖,我必不饶你们。”曲夫人一甩长袖,坐回蒲团上。

    “不轻饶你能怎样……”

    晏玲珑瞪着嘀咕的连翘说:“连翘,还不快去叫你师傅吴妈妈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连翘应了声便跑出晨曦轩。

    曲夫人冷冷看着晏玲珑,说:“我告诉你,别得了王爷几分恩宠就一副小人得势的样子,别人怕你不敢与你争,我曲莹莹可不怕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晏玲珑不以为意的笑了,:“你个炮灰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是炮灰。”晏玲珑桀骜笑看曲夫人。

    “你,敢骂我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,从没得王爷的恩宠,何来小人得势。

    你父有勇有谋,怎就生了你这个别人装枪你就放炮的傻大妮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又骂人……”曲夫人凝眉看着晏玲珑,问:“你怎么知晓我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父是战王手下第一勇士,曾以一人之力破敌三千,勇不可挡,骁勇可与战王齐名,南疆拼死一战,为战王挡下一箭而亡,是真正的忠勇之将,战王娶你进门,护你一生安然,以慰藉你父亡灵。”

    曲夫人听着晏玲珑的话低垂下头,渐渐传来隐忍的啜泣声,她再抑制不住对父亲的哀思,干脆伏于案上大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菱儿惊讶的看着痛哭的曲夫人,更是佩服极了晏玲珑。

    晏玲珑拍了拍曲夫人的背,说:“想你幼年丧母,少年丧父,现唯一兄长又长年征战沙场,你孤零零一人,虽然在战王府过的锦衣玉食,心里苦痛却无人可诉说,你,心里一定很苦吧。”

    她话落,曲夫人彻底的嚎啕大哭起来。菱儿听着她痛彻心扉的哭声,不禁黯然落泪。

    连翘带吴妈妈一来到后殿便听得哭声,连翘赶紧跑进来就见伏案痛哭的曲夫人,诧异的说:“怎么哭得这般惨烈,乐儿姐打她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打她,曲夫人是想到伤心事,情难自控。”晏玲珑说着扶吴妈妈坐下来,说:“吴妈妈,有件事要问你,那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刚连翘与我说了,我做的是曲夫人的芙蓉糕,连翘与我学着也做了一份,我们做的芙蓉糕同时出锅,她便急急的拿来给乐儿姑姑品尝。我的则交于厨房的小厨娘交给曲夫人的婢女。”吴妈妈说。

    曲夫人突然抬起头,满脸泪痕,说:“胡说,我的婢女跟本没把芙蓉糕拿回来。……难不成,是你这个小蹄子嘴馋给偷吃了,回来与我扯谎。”她看向婢女怒喝道。

    婢女惊惶跪倒,说:“奴婢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偷吃,我是真没有拿到芙蓉糕,我一直在厨房外等着,看到连翘拿着芙蓉糕跑了,我便去找厨娘问,她说已经被连翘拿走了。奴婢所言句句属实,若有半句不实,夫人,你就打死奴婢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,不可能的,连翘,去把厨娘叫来。”吴妈妈沉着脸说。

    “吃个芙蓉糕搞得一波三折的,让我查出来是谁搞鬼,我非把这奸险小人剐了不可。”曲夫人也意识到这事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很快,连翘带着厨娘来到晨曦轩,厨娘诚惶诚恐低垂着头。

    吴妈妈愤然看着小厨房,说:“那天你明明看着我与连翘做了两份,我做好那份交于你给曲夫人的婢女,你到底交给了谁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小厨房吓得浑身颤抖扑通跪在地上,说:“我谁都没给,是我,是我自己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连日有几位夫人都说膳食被连翘拿走了,莫非也是你吃了,然后栽赃给连翘的?”曲夫人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都是我控制不住嘴馋给偷吃了,想着说连翘拿走了,应该没人敢去晨曦轩问。”小厨娘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馋妮子,厨艺不精,到是在偷吃上耍尽心机,你知因你的嘴馋惹多大祸事吗?我打死你……”吴妈妈气得冲过去打小厨娘。

    小厨娘缩成一团任吴妈妈打着,晏玲珑给菱儿递个眼色,菱儿立刻上前拉开气极的吴妈妈,说:“吴妈妈,莫气,会伤身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管理厨房从来都是严厉禁止你们偷吃偷拿,怎出这么个没出息的东西,竟敢偷起给主子做的膳食,你真是长了狗胆了。我这是容不下你了,这就和方管家说去,将你卖去花楼做窑姐,最适合你这般无耻之人。”吴妈妈气得脸通红,她感觉蒙王爷信任让她总管膳房,她一直敬忠职守严苛要求厨娘们,从没出现过这般事,要强的吴妈妈感觉很愧疚更觉难堪。

    晏玲珑看缩在地上的小厨娘不求饶不辩解,她说:“这位厨娘,你在厨房帮手吴妈妈有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,这么久了,你老实与我说,可有人让你这么做的?”

    小厨娘的身子一颤,惊惶的眸子迅速瞟了眼晏玲珑,说:“不,没人叫我这么做,就是我嘴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