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红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重生之凤颠乾坤 > 第二十二章 誉王
    “滚!”晏玲珑冲萧无极愤然大叫,胸中血气上涌旋即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连翘想上前却怯然的看了看萧无极没敢动。

    萧无极蔑然一笑,说:“鉴于今天你被种了蛊,不与你计较对本王的冒犯,以后如若再犯,你当记得今天菱儿的刑罚。”说罢,他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萧无极一离开,连翘立刻拿过水递给晏玲珑,说:“乐儿姑娘,快喝口水压压吧,你这身子可切忌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晏玲珑一头栽倒在床上,凝眉闭上双眼脑中尽是前世被蛊虫啃噬身心那生不如死回忆,她以洁白的贝齿狠咬着红唇,红唇泛白有血丝慢慢渗出。

    连翘看着床榻上蜷缩身体瑟瑟发抖的晏玲珑,叹息一声,为她盖好被子便去做她的事了。

    好一阵,晏玲珑才平稳惶恐的心绪,感觉着身体中微凉的小东西,她慢慢的睁开眼睛,她凄然一笑,两世都逃不脱被种蛊的命运。

    赤冠金蚕,对这至毒之蛊晏玲珑再了解不过,种下便再无可解之法。前世她与秦绾绾曾费尽心力去寻找这赤冠金蚕,终无结果,不想这一世被下她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好在这赤冠金蚕蛊与其它的蛊不一样,只要与种下雄盅之人形影相随,她便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如果墨家能顺利找到师兄,就是再难解的蛊毒,以她与师兄在精绝的鬼谷医术上的造诣,她就不信还有不可攻破的蛊毒。

    揽月阁中,白瑶优雅的品尝着美味羹汤,刘妈妈一脸谄媚笑着为其摇着扇子。

    “今日的八宝羹与吴妈妈做的极像,真是人间美味。

    可惜吴妈妈只为王爷一人做膳食,我也只是与王爷同餐时吃到过一回,不知是哪位厨娘竟有不输于吴妈妈的厨艺,叫方管家把这位厨娘调到我这里来。”白瑶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真是有品味,这八宝羹是吴妈妈亲传且唯一的徒弟连翘做的,只是,前些日子被王爷调去侍候乐儿姑娘了。今儿老奴见连翘在给乐儿姑娘做这八宝羹便让她为夫人多做了一份。”刘妈妈笑说。

    一听到乐儿这个名字,白瑶柳眉微凝面有不悦,放下勺羹对面前的美味没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这乐儿,到底是何来头,那日太子与她……”

    白瑶本是战王府中最得宠的宠妾,战王几乎每日都留恋于她的揽月阁。

    后来,不知为何王爷一连几天没有来她这里,她夜夜独守空房,好不寂寥。

    她便让人去战王的晨曦轩打探,才知有个叫乐儿的婢子成为王爷身边第二个侍婢。

    她深谙红昭这婢子容不下别人与她一起侍候王爷,之前的侍婢都被她以各种手段除掉或赶出晨曦轩。

    红昭还野心十足,想取代她成为王爷的宠妾。

    而乐儿不知何时突然进的王府,竟然从一个夜香妇一跃成为王爷的贴身侍婢,可见这乐儿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她悠然静观红昭与乐儿的斗争,却不想,鬼使神差的红昭落了下风,还被龌龊的刘管家连累差点被卖出王府去。

    她好心收留了可怜的红昭,在战王面前将温柔善良完美的诠释。她心里还另有打算,也许有一天这个红昭可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王爷亲定乐儿为侍寝婢女,她恨得牙痒痒。她假意去探望却发现乐儿逃出王府的真相,她窃喜乐儿这次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而之后太子殿下突然驾临,她诧异太子对乐儿的态度,看似一场误会她心中却埋下了诸多疑云。

    本应该被重责的乐儿,王爷却只罚菱儿的看管不利,还不留情面的责备她,她深感这乐儿将是她最大的强敌。

    白瑶看着白玉碗中的八宝羹,美眸泛着冰寒。

    “红昭,你这慢悠悠的何时才能把院子打扫好,你当你还是王爷的贴身侍婢吗,整天优哉游哉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院中奴婢的说话声,白瑶抬头望过去,就见自己的贴身婢女青莲厉声喝斥着院中正打扫的红昭,红昭眸中浓浓的怨怼尽收她的眼中,她勾起唇角现出狡猾笑意。

    几日后,一队御林军卫护着一架华丽的车辇来到战王府,随从们刚放好马蹬,一身华丽锦袍的俊逸少年跳下马车冲进战王府。他周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贵气,还显稚嫩的脸庞上洋溢着明朗的笑容,傲然站于庭院中,说:“哈哈,本王来也。”

    闻声,庭院中的奴婢皆现惶恐之色,慌忙逃避,霎时宽阔的殿宇前不见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这些狗奴才见本王不拜,还敢跑,都不想活了是不是……”俊逸少年瞪着明眸大喝,看了看安静之极的庭院,不屑的冷哼:“一群胆小鬼,看本王抓到你们,不好好折磨一番。”

    闻清从后园顺游廊走来,看到俊逸少年笑说:“方见奴婢们纷纷逃窜向后园去,我便猜测定是誉王来了。”他说着向少年拱手一礼。

    “闻先生,免礼。”誉王现明艳笑容大步走向闻清,眨动清澈瞳眸说:“九哥呢,他可在府中?”

    “王爷在竹苑陪凌妃娘娘。”闻清笑说。

    “哦,那本王便不去打扰了,本王去别处走走……,唉,闻先生,听说九哥新收了一个侍寝婢子,她现在哪里?”誉王问。

    闻清拧起眉头,无奈笑看誉王,说:“誉王切莫打这女子的主意,你九哥对她可宝贝着呢。”

    誉王点头,灵眸转动机灵俏皮的说:“前些天九哥因一婢子与太子起争执的事被传的沸沸扬扬的,说那婢子与太子妃长得很像。

    本王一直好奇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凤女长什么样,本以为太子大婚时终可一见庐山真面目,却不想被掠走了。所以,今天本王特意来看看这婢子。”

    “谣传誉王何以信得,闻清还是劝誉王不要去看为好。”闻清笑说。

    “一个婢子而已,何以得闻先生这般告诫,本王偏就要去看看不可。快说,她在哪里?”誉王瞪眼说。

    闻清莞尔,说:“即是战王的侍婢当然在晨曦轩,誉王珍重,闻清告辞。”说罢拱手一礼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誉王看着走掉的闻清,纳闷的说:“不就一个婢子吗,搞得跟本王去见阎王似的。切!”

    他不屑一顾的嗤笑一声,明亮的瞳眸充满兴味,欢脱蹦跳的向晨曦轩跑去。

    临近晨曦轩誉王停下脚步,跑到一侧叫随从宫人蹲身,他踩着宫人的肩膀扒下墙头向里张望。见院中几个侍婢坐在院中有说有笑的,他狡黠一笑,唇边现出两个浅浅的梨涡,更显他的可爱与俏皮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向下面的宫人,说:“把本王的宝贝拿来。”

    宫人立刻将一个木盒子举给他,他接到手中小心打开来,盒中密密麻麻的爬着无数只硕大的黑蚂蚁,那蚂蚁的嘴上都长有长长的尖牙支出来,看着异常凶悍。

    “去吧,小宝贝们,去和那些婢子们戏耍吧。”誉王说着一扬手,将盒中的大黑蚁扔进晨曦轩的庭院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