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红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重生之凤颠乾坤 > 第十四章 侍寝婢女
    晏玲珑见菱儿吓得低头不语,她笑说:“菱儿,你不是很羡慕我能服侍王爷吗?怎么见到王爷你到吓得不会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回王爷的话,刚菱儿与乐儿姐是在说刘管家的事,感叹世事无常,生死由命,一个好好的大活人就这么没了,挺,挺,可惜的。”菱儿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恐惧,平静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可惜?哼……”萧无极冷冷一笑,看向端茶递于他的晏玲珑,片刻凝视中,她清澈的眸子里不见有一丝情绪,他伸手接过清茶慢慢的啄饮着。

    “菱儿,你回吧,别耽误了活技。”晏玲珑嫣然笑对菱儿说。

    “呃,哦,王爷,奴婢告退。”菱儿行了一礼,便要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萧无极叫住菱儿,吓得菱儿身子一颤,僵硬之极的回转身,说:“王,王爷,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萧无极看到晏玲珑眼中现出少有的担忧之色,他邪魅一笑,说:“你即与乐儿交好,那从明天起就来本王的身边服侍,升至一等奴婢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菱儿惊讶的看着萧无极,一等奴婢,本该让她欢喜之极的大好事,这时却让她搞不懂是福是祸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你帮衬着,免得本王看到乐儿笨手笨脚的。”萧无极说。

    “谢王爷体恤。”晏玲珑翩翩一礼,立向惊愣的菱儿说:“菱儿还不快谢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哦,菱儿谢王爷恩典。”菱儿立刻磕头谢恩。

    萧无极向菱儿挥手,菱儿便逃也是的离开。

    萧无极看向插花的晏玲珑,她唇边那浅浅的微笑,很美。

    她对菱儿的好,对菱儿的感恩,他有看到,她并不是冷血无情的人。

    他眉宇形成川字,说:“晏玲珑,如果你认识本王在先,你可会爱上本王?”

    晏玲珑插花的手一抖,被花刺刺破了手指,她看着手指上鲜红的血珠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萧无极连忙起身过来,抓住她流血的手,责难的说:“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说着,他将她的手放进口中轻轻的吸去血,用舌头轻轻的舔舐着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晏玲珑看着为自己紧张的萧无极,仿若回到他们曾经相处的时光,他总是对她温柔之极,体贴入微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晏玲珑说。

    萧无极看着她豪无波澜的清眸,说:“不会?可杀人于无形的你,当初为何不直接杀了本王,那不是可让萧鸾永绝后患吗?

    本王抓了你回来,你明明可以逃,为何不逃。

    你现是本王贴身婢女,你有太多的机会杀掉本王,亦如对刘管家一样,以诡异的手段痛下杀手。”

    晏玲珑用力抽回手,说:“王爷,无凭证的事莫要乱讲。”话落,她起身快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萧无极看着晏玲珑曼妙的身影渐行渐远,眉宇间有一丝落寞与怅然,说:“晏玲珑,本王把你放在身边,是想证实一件事。

    菱儿对你的一饭之恩,可换来你全心去维护,这说明你并非冷情冷性之人。

    那么,我们曾经美好的一切,本王不信,不信你不曾动过一丝情意。”

    刘管家之死就按心疾猝死草草了事埋葬,红昭也去白瑶的院子里做了洒扫奴婢。

    菱儿终于安下心来,才后知后觉的为自己成为一等奴婢而欢喜雀跃。

    她听到奴婢们说刘管家的死状,她好奇的问晏玲珑,晏玲珑只扔给她一本医书让她熟记,对刘管家的死闭口不谈。

    五天后,新任的管家方胜向萧无极前来请安。

    菱儿将一些衣袍收进盆子里,对坐在游廊里凝眉沉思的晏玲珑说:“乐儿姐,我去浣衣阁了。”说罢,便与另一个婢女说笑着走出庭院。

    晏玲珑看着菱儿身影消失的月亮门,她幽幽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一转眼她进入战王府已经四个月了,看似对外界的消息一无所知,但她清楚记得前世这个时候,执掌暗势利的墨家不谓皇权,日渐壮大。齐王下旨严厉打击墨家,突然的偷袭让墨家损失惨重从此消失与世间。

    而责任铲除墨家的正是太子萧鸾和太子妃的她,如今她消失不见,可齐王这个命令却不会终止。

    她信任萧鸾如斯,为他培养了最为精良的部队与将士。

    重活一世的她,要有足够与仇人抗衡的力量。她要保住墨家,想将墨家成为她第一批收在麾下将士。

    可是,要怎样才能走出战王府呢?

    方盛笑呵呵走到晏玲珑的面前,谦恭一礼,笑说:“恭喜乐儿姑娘。”

    晏玲珑闻声看向新管家方盛,诧异的说:“方管家说笑了,我一奴婢喜从何来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王爷取消了五天后的侍寝婢女选试,亲定乐儿姑娘为侍寝婢女了,故此,方盛来恭喜姑娘。”方盛笑着再向晏玲珑行了一礼,当他抬起头时却不见了晏玲珑,他回头望去,就见晏玲珑匆匆跑去王爷的书房,他摇头笑说:“看得出王爷对乐儿姑娘很不一般,以后我可得小心侍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做侍寝婢女。”晏玲珑一进到书房中冲萧无极大喊。

    “你有选择的权利吗?”萧无极漠然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晏玲珑深深呼吸,压制住心中怒火,说:“萧无极,这么长时间你对我的折磨也够了吧,至于我给你下了毒,我说过可以帮你解毒,是你怕我再害你不让我解。你也算正人君子,不应该做强人所难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正人君子也得分对谁,对你本王不必讲道义,本王就是要你做侍寝婢女,你若不做,菱儿将会被送去花楼。”萧无极说。

    “萧无极,你混蛋,你……简直不可理喻。”晏玲珑气愤之极冲向萧无极,抬手打向他。

    萧无极轻易抓住她的手,将她揽进怀里,一脸玩味的笑说:“本王全当你这是投怀送抱。”

    气极的晏玲珑一口狠狠咬上萧无极的手臂,咬到口中泛出腥甜味道。

    萧无极眸中泛着宠溺的柔情,唇角泛着淡淡的笑意,全然没看到手臂上流出殷虹的血液,他是紧紧抱住晏玲珑,视如珍宝。

    “珑儿,我们重新开始好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