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红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重生之凤颠乾坤 > 第十二章 他杀……
    “你这战王府中除了红昭,还有其它人名字有昭字吗?”闻清笑说。

    萧无极面色沉郁,转头看向皓月说:“去把红昭带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皓月领命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萧无极转头看向悠然坐于一旁的闻清,说:“你刚说的但是,为何意。”

    闻清看向医童说;“你先行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医童点头,背起医箱离开。

    萧无极见状也让其它人都退出去,然后看向闻清说:“可以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闻清淡淡一笑,说:“你可还记得,我与你同去南疆那一战役有个战士呈站立姿势僵直死亡的现象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本王起初以为战士死得过于壮烈,后来你说那是尸体痉挛,而造成尸体痉挛的原因是延髓出血,延髓是人的生命中枢,主控人的心脉,呼吸。如果以外部重力打击到人耳的根部可瞬间导致延髓出血,导致心脉骤停,呼吸困难,死亡瞬间身体因痉挛保持一个姿势僵硬之极。”萧无极说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可去看看刘管家的耳后。”闻清说。

    萧无极立刻走过去,拔着刘管家的耳朵果然看到耳根下有一个小小的淤青,他瞪大惊讶的眸子,说:“刘管家的耳后还真有一个小小的淤青,那,他的死是……他杀。”

    “然也,然也。”闻清扬了扬眉笑说。

    “他杀……”萧无极蹙眉看向床上放着的肚兜,沉思着。

    闻清看着思考的萧无极,说:“这种杀人手法要深谙人体机能医术才能看出,不然都会认为是刘管家打秋儿导致心疾猝死,而那个写着昭的肚兜揭开了刘管家与某人有私情。

    那个昭字,无疑是红绍,也坐实了两人的奸情。但这种奇异的杀人手法绝不是红昭能做得出来的,我想,当你看清刘管家耳后的小淤青时就应该猜到那个凶手是何人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佩服,这凶手精绝的杀人技法与一石二鸟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萧无极阴沉着脸不语,他确实想到这个凶手就是晏玲珑。

    她是鬼谷传人,除精通谋略奇门遁甲之术,还有就是精湛的医术与诡异之极的下毒杀人之术。

    身陷囹圄的她,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在他面前展现阴狠毒辣,这毒女真是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这刘管家定是惹怒了她,她才下的杀心。她是有恃无恐的,因为你找不出任何的罪证说人是她杀的。”闻清说。

    “王爷,红昭带到。”

    房间外传来皓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带她进来。”萧无极沉声说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皓月押着娇怯怯的红昭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王,王爷,您找红昭有何事?”红昭垂头怯怯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萧无极叫红昭。

    红昭柔弱的身子抖得更厉害,颤声说:“王,王爷,啊,啊……”

    红昭看到床上死相恐惧之极的刘管家,惊恐之极的捂住眼睛大叫,双腿发软瘫在地上。

    萧无极眸泛冰寒盯着浑身抖若筛糠的红昭,说:“此物可是你的?”

    皓月以长剑撩起肚兜扔在地上,惊恐的红昭缓缓放开捂着双眼的手,看到地面上的肚兜,那正是昨日刘管家跟她要下的。

    “这,这,……”

    她今天一早起来就听说刘管家死了,正惊讶之时就见皓月出现在她的住处,那时她便感觉事态不妙,却不想,刘管家这个蠢货死便死了,却害她受连,她拼命想着如何为自己开脱。

    “你敢说这不是你的?好个大胆无耻的红昭,竟然在本王的眼皮子低下做出如此低贱下流之事。”萧无极厉声说。

    “不,不,王爷,不是,红昭没有,红昭一直洁身自爱,绝不会做不知廉耻之事。”红昭惊惶失措的说。

    “哦,那这肚兜如何在刘管家之手?”萧无极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,红昭不得而知,必是有人陷害红昭,请王爷相信红昭,红昭服侍王爷多年,忠心耿耿绝,红昭,红昭一直一心期盼成为王爷的人,绝无二心啊。”红昭爬到萧无极的根前,抱着萧无极的腿哭得梨花带雨,楚楚可怜,又道:“刘管家平时的行为就不甚检点,总爱调戏姐妹们。想来那物,也许是被刘管家偷去的,请王爷明查,红昭是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红昭连连向萧无极磕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啊,刘管家怎么就走了……啛,红昭为何跪在地上。”娇声软语传来,一温婉柔美的女子被二个婢女扶着走进来,看到跪于地上哭泣的红昭诧异的看着萧无极问,转眸看了看床榻上被被子掩上的刘管家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甚。”萧无极眸色沉郁的看着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翩翩一礼,说:“王爷,妾刚听刘管家没了,颇感悲伤,便来此看看。你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红昭立刻抓向女子,说:“白夫人,刘管家死了,却不知从何处得了红昭的肚兜,王爷,王爷以为红昭与刘管家有染,不相信红昭是清白的,请夫人为红昭说句话,求王爷相信红昭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萧无极冷冷瞥了一眼啜泣的红昭,说:“皓月,把她送出府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王爷,不要把红昭卖出去,王爷,红昭,红昭可自证清白,请王爷唤稳婆来,可验证红昭的清白之身。”红昭哭求说。

    “不必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,请王爷看在红昭服侍您这么多年的份上,求您不要把我卖掉,求您,不然,红昭宁可一死。”红昭说着转身就冲撞向墙壁。

    皓月一个剑步冲过去,一把拉回红昭,红昭扒在地上捂着脸悲愤的大哭:“不要拉我,让我死,王爷不相信红昭,红昭活着再无意义,就让红昭死吧。”

    白夫人看着红昭哭得凄惨,她美眸泛着泪光,看向萧无极,说:“王爷,妾身刚也听明白一二,妾想,红昭坚决要稳婆来证实清白,想来她不曾与刘管家有奸情。再者,红昭这么多年服侍王爷尽心尽力,也算一片忠心。”

    白夫人见萧无极紧紧锁着眉头不为所动,她沉吟了片刻,说:“王爷,妾院中正缺一个洒扫的婢子,要不您把红昭赐于妾,可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