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红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重生之凤颠乾坤 > 第九章 痛苦记忆
    前世的她三岁就被师傅带进深山学习,鬼谷中只有她一个女的,师父与师兄都宠她如珠如宝,可她却非常希望能有姐妹相伴。

    当她学成下山时,遇到被人牙子欺凌的秦绾绾,她救下了秦绾绾,见她孤苦无依便带她一起回家,侍她如姐妹,教她医术毒术。

    却不想,秦绾绾恩将仇报,与萧鸾暗通款曲谋害她。

    经上一世的教训,她更不会轻易相信谁。

    而菱儿的单纯,让她感觉很舒服与心安,她已冷硬的心感到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只为这一丝暖意,她会试着接纳菱儿。

    菱儿,从此由我来保护你,但愿,你不会是第二个秦绾绾。

    菱儿终于把她背回到寝室,便又忙碌着为晏玲珑处理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屁股,晏玲珑心安理得的被菱儿照顾。

    菱儿边抹药,边小声埋怨战王冤枉人,心疼晏玲珑被打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红昭,平时骂几句打几下也就算了,她竟然谋害人命,真是太无法无天,好狠毒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菱儿的絮叨,晏玲珑笑了,欣慰于菱儿无条件的相信她。

    想到红昭,晏玲珑可不止让她呛了几口水,她的内伤要个把月才能完全养好。而静养几月这对于一个奴婢是不可能的,恐怕这伤要跟她一生了。

    养了几天伤,晏玲珑便起床与菱儿一起干活,没有了红昭的刁难两人过得到是开心惬意。

    半月后,红昭再躺不住,因为她听说战王将乐儿留在身边。

    她精心打扮好自己走出房间,向萧无极的寝殿而去。

    她受伤一事萧无极让闻先生给她医病,还特意调了两个婢女侍候她,她吃的用的都与主子的用度一般无二,可说这一病得到太多萧无极的恩宠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她这病养得越不安生,她很怕在她养伤这段时间有人取代了她,她还期盼着被选为侍寝婢女,她要成为战王的女人,她会使尽全身解数让战王爱上她,然后她可从侍寝婢女变成夫人,再从夫人成为一直空缺的战王妃。

    而战王的心思让她捉摸不透,他曾几次重重责罚乐儿,处处都显出偏袒于她,却又莫名的感觉战王中意于乐儿,这让她担心不已,绝不能让这个突然出现的乐儿毁了她的完美人生。

    “晏玲珑,过来,陪本王下棋。”萧无极坐于庭院的茶寮里,邪魅笑看站立一旁的晏玲珑。

    晏玲珑走过去微微一礼,说:“请王爷置棋。”

    “坐到榻上来。”萧无极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乐儿是王府的奴婢,不适合与王爷平起平坐。”晏玲珑说。

    “呵,看来,你还蛮适应这个奴才身份的。坐吧,本王恕你无罪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乐儿站着便可。”

    萧无极微眯矅眸看着态度清冷的晏玲珑,莫名升起一丝邪火,突然伸手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紧紧的禁锢着,鼻翼间立闻到她的女儿馨香,他的心神为之荡漾。

    “萧无极,你放开我。”晏玲珑奋力挣扎着,气愤的说。

    “终于叫萧无极了,最讨厌你漠视一切的冷傲,看着你的愤怒与恐慌本王心中很是畅快。”萧无极更靠近她,微凉的薄唇摩挲着她的耳廓,她香软的身子在他的怀中挣扎着。

    晏玲珑感觉到萧无极身体的异常反应,她眸中泛出绝望神情,拼命挣扎着。

    前世她被秦绾绾关进地牢中,被侍卫们凌辱的不堪画面历历在目,那是她最痛若最屈辱永生难忘却拼命想忘记的恶梦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,那你要谁,是萧鸾吗?”

    晏玲珑激烈的反应让萧无极更为恼怒。

    “不,畜生,啊……”晏玲珑无力的反抗让她更陷于痛苦回忆中不能自拔,柔软的身体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“你敢骂本王是畜生……”萧无极怒极翻身将晏玲珑压在软榻上,疯狂凶狠的亲吻着晏玲珑。

    曾经,他把她视为圣洁无比的神女,对她珍爱之极,不敢有一丝的亵渎。

    却不想,她给他的是一场致命的美梦,他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强烈的恨意充斥着他身体每一根神经,此刻,他就想毁了她,如她毁了他的美梦一样,也毁了她与萧鸾的美梦。

    狂肆的吻变得越发凶残的啃咬,口腔中充斥着浓烈的血腥味道,一滴晶莹的血珠随他的下颌滴落在衣衫上,晕染开一朵妖冶的血色花朵。

    红昭匆匆而来,绕过影壁墙便看到庭院的茶寮里,萧无极抱着衣衫零乱的乐儿狂亲。

    红昭清眸瞪得大大的,如被五雷轰顶,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萧无极突然抬起头,红昭恍然闪身躲在影壁墙后,抚着狂跳不已的心,惊惶失措的逃离。

    “晏玲珑,晏玲珑,你,你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无极摇晃着身体僵硬昏死过去的晏玲珑,看着她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颊,他突然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“晏玲珑,你别给本王装死,你快给本王站起来……”萧无极用力举起晏玲珑,一放手晏玲珑直挺挺的倒下来,他连忙抱住她,她的脸颊贴在他的脸上,好冰,好冷,亦如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他的心好似被重锤狠狠击中,沉闷的巨痛让他紧紧蹙起剑眉,他抱紧晏玲珑,惶然低语:“晏玲珑,你别死,你,你不能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闻清,闻清,……”他抱起晏玲珑狂奔向后殿。

    闻清忙碌了半晌,终于直起腰身以长袖抚去额头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萧无极看着浑身被扎成刺猬的晏玲珑,急切的问:“怎么样,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闻清瞥了他一眼,说:“怎么,虐待玩腻了,改成霸王硬上弓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她到底怎样。”萧无极怒声喝斥。

    闻清幽幽长叹,蹙眉看了看昏睡的晏玲珑,说:“她,有点奇怪,刚才的情况颇感诡异,明明呈现出已死后的尸僵状态,心脉频率也很是怪异。”他看向眸中喷火的萧无极,勾唇一笑,说:“放心吧,她应该是急火攻心昏过去了,一会儿就能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萧无极惶然的心绪终平复下来,转头定定看着晏玲珑,刚舒展的剑眉又凝起。

    晏玲珑,你是再为萧鸾誓死守身如玉吗?

    我,真就让你如此厌弃吗?